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父親的皺紋

2019-08-03 10:31:32  來源:張家界新聞網  作者:聶 青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每天,天剛微明,父親就會起來,拉開門,接着會是他一聲接一聲的咳嗽,直咳得我心驚膽顫。父親那一條條如溝壑的皺紋,緊緊地擰在一起,一個古稀老人衰弱、瘦小的身體,在晨曦中,顯得更加單薄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父親是個要強的農家漢子。年輕的時候,在農村實行土地聯産承包制度,他為了一個家,以一個大山男人的自尊自強,常常在雞鳴中就扛着鋤頭出門,伴着星星才回走在坎坷的泥土路上。深夜,為了家中人畜飲水,還會打着手電挑着水桶,在黑魆魆的小徑上來來回回,直到把家裡的水缸灌滿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那個時候的農村,苦。為了不至于餓肚子,父親除把分給自家的那些田地拾弄好外,還在山坡上開荒,在一些較平坦的地方圍田,養了好幾頭豬。“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濕。”一年四季,父親都有忙不完的陽春,做不完的功夫。在家鄉,父親是鄉親們眼中的榜樣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父親和叔叔分家後,祖父和祖母的贍養由兄弟倆平均給糧。前提是必須保證老人吃飽穿暖。祖父祖母的田地均分給兩兄弟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父親那時正值壯年,早起摸黑是家常便飯。曾記得,年幼的我在周末或假期總陪父親一起勞作,翻耕,播種,施肥,鋤草,收獲……我十五歲的時候,已能獨自犁田耕地。趕着家中的那頭黃牛,扶着犁铧,勞作在泥土之上,雖沒父親犁得快,犁得均,但也多多少少能減輕一些父親的重擔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農村除了上山種地下田栽秧之外,平常就是喂豬養雞。“喂豬為過年,養雞好用錢。”那時家鄉交通閉塞,僅一條崎岖小路蜿蜒着出山。澧水河、高山,都是屏障,阻礙着家鄉的發展。我記得有年家裡養了十二頭豬,買不起豬飼料,就靠自家栽種的玉米,紅薯、土豆等雜糧,再加上從山裡扯回來的豬草。每天早上煮一大鍋豬食,晚上煮一大鍋豬食。水、柴、豬草,讓父親極吃力,極勞累。但父親從沒撂下過挑子,就像一台機器,日夜轉動着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旦夕禍福。1989年初秋,母親左腳後踝長瘤,在縣人民醫院被迫截肢;母親出院後一個月,祖父在放牛途中不慎摔死。禍不單行,父親一下子策手無策,仿佛一夜間,父親的額上出現了好多皺紋,人也萎靡了很多,開始沉默寡言。再後來,他開始更加變本加厲地勞作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歲月荏苒,光陰如梭。2000年我與妻訂婚。2002年春節,從浙江溫州打工回家。那一天,父親早早地就在澧水渡口邊等我。父親堅挺的脊梁如微駝山峰,頭發花白,一雙枯瘦的手拿着一條扁擔,額上爬滿深深的皺紋,完全不見了昔日的強健。我的眼淚在倏那間滾落,眼前一片霧氣,哽咽着喊了一聲“爹”,就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怎麼也沒想到,在我離家僅一年的時間裡,父親竟然蒼老成這樣。此時母親已眼盲兩年,父親啊,您受苦了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我與妻2003年結婚。次年正月末,母親因病離世。母親截肢後,九年後又患腦瘤,兩年後雙目失明,四年後去世。多災多難的母親,幾乎一生與病魔糾纏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母親的去世令父親再次陷入悲痛,成天更加拼命的勞作,以減輕心裡的苦悶,和對母親的思念。母親去世那年年底,我大女兒出生,這讓父親生出一些喜悅之情。大女兒周歲後,經與父親商量,讓他在家帶孫女,我和妻外出打工。這樣,一方面可以減輕父親的體力勞動,讓他從繁忙的勞作中閑适下來,另一方面,我和妻也可多掙一些錢,不至于在經濟上時常捉襟見肘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在我和妻外出打工後,父親雖然在家帶孫女,但是要讓一個習慣勤勞的人真的閑适下來,是很困難的。父親帶着孫女仍然在家鄉田地上勞作,隻是少了一些耕種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歲月不饒人,古稀之年的父親身體每況愈下,一年不如一年。去年十月,我正在上海的工地上做事,突然接到妻的電話,說父親病重已住院。我匆匆忙忙踏上回程的列車,趕往醫院。病床上父親面容蒼老,愁眉深鎖,手臂枯瘦,一雙眼睛不再有神。藥液正一滴一滴流進父親貧瘠的身體裡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好在治療及時,父親的健康逐漸有所恢複。十天後出了院,但身子還是極其虛弱,我們便不再讓他勞作。父親放下了山坡的地,田間的稻,卻始終不肯放下家中的家務。每天天剛微明,從不睡早床的父親就摸索着起來了,伴随一聲接一聲的咳嗽後,開始了一家人一天的早炊。下午,又早早為孩子們準備好晚餐。然後,喂豬,喂雞,幹着繁雜的家務活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直到現在也沒有邁過澧水河的父親,像澧水河一樣,把慈愛源源不斷地送到我們身上,自己卻吞咽下一枚又一枚枚苦澀和艱辛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平凡的父親,在滄桑中,力撐着一個溫馨的家。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    在我的心中,父親佝偻的身軀,像家鄉的大山一樣偉岸。Lkc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Lkc張家界新聞網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